94年后这座摩尔风格的小楼还在南京西路

发布日期:2022-06-29 09:31   来源:未知   阅读:

  南京西路702号曾经是人力车行以及紧挨着的原犹太人俱乐部现被用作饭店

  改造过的浦江饭店,当年能够透过光线的穹顶被重造了,整个内部空间的风格也重塑了。

  多伦路250号的孔祥熙旧居,这所住宅的风格也是格拉纳达爱尔汗布拉宫的风格。

  上海的城市印象中少不了那些修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老房子,房子老去,尘埃沉淀出岁月的影子,建造它们的人却早已经湮没在了历史中。3月12日,西班牙领事馆文化处将进行一个建筑导览活动,领着市民们穿梭城市,寻找八九十年前一位西班牙建筑师来丰在这座城市留下的印记。

  从3月12日到今年6月,每月有一个周六下午,一辆大巴会从位于安福路的西班牙领事馆文化处出发,沿着南京西路一路前行,直到外滩,然后一路向北,到达多伦路,在孔祥熙故居前结束旅程。这条道路上,观众将在南京西路电视台、外白渡桥下的浦江饭店和多伦路250号的孔祥熙故居前下楼,在那些老建筑内外徜徉,默想一个西班牙建筑师在上海的生活和工作。

  来丰在上海生活的十余年里,给这座城市留下了多处建筑印记。来丰研究者、同为西班牙人的建筑师阿尔瓦罗雷奥纳多的说法,这位于1913年来到上海的西班牙建筑师曾经主持了若干当时的大项目,其中包括现在仍然矗立在上海电视台对面、南京西路702号曾经是人力车行以及紧挨着的原犹太人俱乐部现被用作饭店。那时,整个上海一共只有十来个西班牙人,他们常常聚集在多伦路的烟杂店里开派对。在来丰离开上海后,本来他手上的一些项目辗转由匈牙利建筑大师邬达克接手,在阿尔瓦罗看来,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这位建筑师的重要性,两人的接替并非偶然。

  在南京西路的上海电视台对面,来往的人都知道有一家歌星齐秦开的“齐辣”餐馆,却几乎没有知晓人这座三层建筑在1917年建造的时候是一间人力车行,建筑师就是来丰,雇主则是一位垄断当时上海滩人力车行业的犹太商人。94年后,你仍然可以看到这座建筑有着明显的阿拉伯风格。这是仿照着西班牙格拉纳达城中著名的摩尔人城堡风格所建造的。当时,底楼是停车场,二楼是办公场所,而三楼则一个露台。就在这座风格明显的建筑左边,有一座如今只能透过围墙观看的白色立面的法式风格建筑,令人惊讶的是,这座风格截然不同的建筑也是来丰在同一年建造的,并被作为当时的犹太人俱乐部。据了解,这两座建筑都采用了当时颇为前卫的混凝土浇筑结构,而这几乎和柯布西耶对混凝土建筑的探索处于同一个时间点。

  如果说这两座可以算是当时的商业建筑、公共建筑,那么在当时的上海黄金地段外滩,来丰则在浦江饭店留下了舞厅。事实上,美琪大戏院的原址大华饭店内的舞厅和和平饭店的舞厅的内部也是来丰设计的,当年蒋介石的婚礼就曾在大华饭店的舞厅中举行,可算得上是当年最为时尚的场所之一。而如今,我们可以看到的只剩下浦江饭店的舞厅,而且还是改造过的当年能够透过光线的穹顶被重造了,整个内部空间的风格也重塑了,只有大理石的柱子和手工的实木地板被保留下来。在一根大理石柱下,还可以发现来丰的名字。而那弯曲的细木拼成的弧状地板则完全手工完成。

  最后,大巴停在多伦路250号的孔祥熙旧居门口。实际上,当时的虹口还是郊区,富人在此建筑别墅来度假用,在孔祥熙之前,这座别墅属于一位当时的电影界大佬安东尼拉莫斯(Antonio Ramos),此人和上海电影界关系颇深,当时在上海拥有7家电影院,他于1927年撤出上海,这座宅子辗转卖给了孔祥熙。这所住宅的风格也是格拉纳达爱尔汗布拉宫的风格。现在,我们仍可以看到在房屋的顶层的三个角上留下了一个高塔,实际上,当年是三个小的装饰性穹顶。在外部和底楼大厅内,人们可以看到大量精美的瓷砖,而这些瓷砖是那个年代从西班牙的塞维利亚渡海而来,这在来丰的信件中有着记载。

  在来丰离开上海期间(1927年-1931年,去美国学习工作),本来确定由他接手的一些工程被邬达克拿下。而来丰于1931年在上海浦江饭店的客房中逝世之后,邬达克才成为上海建筑界的明星,两者之间,或有承接的关系。

  雷奥纳多:他在上海建造的建筑风格很多样。他把摩萨拉贝(Mozarab)的西班牙式风格带到了上海,最好的例证是位于多伦路250号的避暑别墅(即孔祥熙故居),即使在今日,这座建筑内部仍然保留着许多原来的材料,比如瓷砖,比如在建筑布局上有一个典型的西班牙式的安达卢西亚天井,以及一些明显的阿拉伯元素。

  雷奥纳多:1920年代,这座城市是由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主导的,他要克服很多困难去赢得项目,他通过自己的创意拿到了很多项目。

  雷奥纳多:在我所查看的来丰的私人信件中,并没有看到他谈论邬达克,但其中对当时上海的建筑大环境有很多描述,这是我构筑起来丰的故事的主要线索。但是,邬达克的辉煌期正好在来丰去世以后,难道这只是一种巧合么?